1. <form id='RfQZRj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RfQZRj'><sup id='RfQZRj'><div id='RfQZRj'><bdo id='RfQZRj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中国爱情故事网 -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!


           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,爱情文学句子,情感日志大全
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> 故事 > 校园爱情 > 我不是你手中的棋子

            我不是你手中的棋子

            来源:爱情故事 作者:dbo 时间:2008-01-02 08:00 点击: 次
               下班前五分种,新收到一通短信息:“美丽的小姐,能邀请你共进晚餐吗?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早不是当年青涩的小女生,会为这样莫名的短信猜测,兴奋不已。看完一笑,随手就删了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下班后,柳柳整理好东西,拎起包包,拉拉些微有些褶皱的套裙,踩着高跟鞋,悠然的晃出了公司。毕业近两年的柳柳已差不多褪去稚气,学会穿西服套裙,不在一派休闲;也学会薄施粉黛,陪老板周旋与各种社交场合。顺便提一句,柳柳的工作是一家广告公司总经理助理。
                出了公司大门,柳柳一抬头就看见有个好看的男人笔直的站在那里,正朝着她的方向微笑。那时,这个干燥的城市魔法般的起风了,伴着淡淡的清香,一下就撞进了柳柳的心。柳柳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,风从他的方向吹来,柳柳看见自己的睫毛被微风亲拂着,一切是那样的温馨。在柳柳呆住的刹那,那个男人向她的方向走过来,慢慢的,一步步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下意识回头看,确定,后面是没有人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再回头,那男人已经到她的身边,只听见有轻轻的,湿湿的声音在柳柳头上响起,“柳柳,收到我的信息了吗?”他的神态是那样的自然,语调是那样的动人。柳柳有些被蛊惑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对陌生男人该有的矜持,柳柳还是有的。她略带防备的眼神:“对不起,我们并不认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那男人微微笑了,牵动嘴角。露出整齐而漂亮的白牙:“我叫林修,我经营着一家咖啡厅,那咖啡厅的名字叫“缘起”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笑了,她是“缘起”常客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好吧,你今天找我是……。”柳柳微笑着说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有荣幸与你共进晚餐么?”这个叫林修的男子很自信的说着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自己要拒绝的理由,日趋平淡的上班生活已经让她感到无味至及,生活中多些惊奇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至少是一种调剂。何况,这个男人是那样的漂亮,让人心动。
                他们去的不是“缘起“,是城市另一家高级餐厅“绿茵阁”。一家价格贵的离谱,格调高雅的餐厅。去这样的地方,柳柳是没意见的,反乐得跟随。
                之间,柳柳和同居女友打了电话,表示会晚点回去,不必等她。女友叫依然,一个漂亮的女孩子,只是比柳柳多很多风尘味,不奇怪,依然18岁便独自闯这个社会,游戏与人间中。电话里,依然并没说什么,只是淡淡的提示柳柳,注意安全,便挂了电话。柳柳是个感性的女子,会因为一句话而感动半天,也会因别人不经意的话流泪不止。她不知道,她是不适合做办公室女子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实在是个殷切的男人,柳柳没分钟都可以感受到他的细致。他话语也不多,可是每一句,都让人折服。餐厅人不多,林修选了一处靠窗的桌,仔细为柳柳拉开了椅子,让她坐定,自己才落座。服务生过来的空挡,柳柳抬眼细细打量眼前的男子,他真的很好看,而且有这个水乡城市很多男人所没有的英气,有北方男儿的豪气,但不粗鲁。
                很快点的菜上了,柳柳和那男子都没有说话,似乎在品味着什么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一顿饭开始于沉默,结束于沉默。
                完了,林修要送柳柳回家,柳柳说:不用了,如果你还是这样沉默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笑了:“我不是沉默,我只是不愿意破坏两个人在一起的那种静谧的感觉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有点眩晕了,也许是红酒的作用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还是把柳柳送回去了,一路上柳柳很开心的讲话,象只小麻雀,林修好脾气的听着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把柳柳送到楼下,叫柳柳独自上去。但他并没有走,直到柳柳站在窗边可以看见他,可以给他挥手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这才走了,依然来到柳柳身边,“小妮子,怎么谈恋爱拉?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笑的那样的暧昧,一脸的娇憨“如果对象是他,我并不介意。”接着,她告诉了依然这件事的原委,这个人出现的离奇。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听了,心里是有些怀疑的,她虽不知道问题在那里,凭她的经验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。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提醒柳柳要小心,柳柳听在耳里,却并不放在心上。爱情来了,什么也挡不住。
                也许久违的爱情,让她感到生命带来的欣喜。
                沐浴过的柳柳把自己扔在宽大的床上,脑海中一遍一遍温习那个叫林修的男人,窗外的月光斜斜的透过窗帘射了进来,淡淡的撒在柳柳的身上,脸上,柳柳闭上眼睛,呼吸很轻,很轻。只有淡淡颤动的睫毛,在说她还醒着,并未入梦去,这是所谓的一件钟情吗?
                第二天,柳柳起了大早,神清气爽的去了公司。她知道他们会再见面的,虽然没有约过。
                这就是一见钟情吗?
                这一天,柳柳是开心的,整个人充满了活力,看起来好漂亮,好青春。办公室的人似乎都感染她的开心,看起来每个人都是笑容满面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柳柳,进来一下。”boss叫柳柳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好的。”柳柳轻盈的走了进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柳柳,公司最近要竞标一个大案子,我希望你亲自去做,一个星期后把策划书和竞标书给我,可以吗?”经理看起来很重视这个案子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看着经理,心里有一丝惊讶,怎么重要的案子经理怎么交给自己。“经理,公司不是有专门的策划部门吗?我怕我不能胜任这个工作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经理狡猾的一笑,“这个案子还有四家公司在竞争,我们策划部能拿出的,别人一定也拿的出。我要的是创新的策划,你很勤奋,又很聪明。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很高兴经理这样夸她,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,“经理,我……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柳柳,不要让我失望,这些是资料,你拿去看看,记住竞标,最重要的底价。除了你我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”经理提醒柳柳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点点头,出去了,她在心里告诉自己,一定要做好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下班了,柳柳有些期待。不知道林修会不会来,不过她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果然,柳柳一出公司大门就看见了林修。她很开心的走过去,林修饱含笑意的双眼看着柳柳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也带着笑走向林修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今天是开车来的,他们上了车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林修,你今天要带我去那里。”柳柳斜过专心开车的林修的脸,问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回头看着柳柳,“一个你最喜欢的地方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车开了不到10分钟,拐进了一个小胡同里。一家川菜馆出现在眼前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惊讶的看看林修,“你这是,你知道我喜欢川菜。”柳柳很开心,来这南方城市好多年了,读书时在食堂吃,工作后经常陪客户吃饭,并不经常吃辣味食物,所以辣在记忆里是往事,可是一看这充满温馨的川菜馆,柳柳不禁雀跃起来。她开心的偏过头来,吻了手还握在方向盘上的林修。林修一颤,很快恢复了平静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下车吧,我们的目的地到了。”林修口里叫柳柳下车,但还是很体贴的为柳柳打开车门。柳柳开心的挽着林修的胳膊,走了进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点菜,她要了最爱的水煮鱼和辣子鸡。林修只是看着她点,自己笑笑说,对川菜没研究。让柳柳拿主意。柳柳对久别川菜有着太多的热情,一个劲的吃着。没想到从事物里抬起头来时,却看见了对面这个男人的眼泪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的眼睛红红的,不停的喝着冰水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林修,你怎么?”柳柳有些吃惊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这个小妖精,我以为你忘记我了,只顾自己的嘴,这菜实在是辣。我不明白你怎么可以吃的下?”林修苦笑着对柳柳说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心里充满了感动,开始是笑了笑,接着她的眼圈也开始红了,泪蓄满了眼眶。看起来她的瞳仁是那样的晶莹剔透,诱惑人心。嫣红而饱满的小嘴,半开着,鲜艳欲滴,让人忍不住想品尝一口。林修一时难以自制,移到柳柳身边,吻住柳柳。悠长、舒缓、深入、热烈的吻,柳柳感到心灵的震憾与浪漫的感觉。似乎在那森林浴中,阳光透过枝叶洒了满地的树下,柳柳躺在软软的草地,等着暖阳的爱抚。舒服,宁静。
               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止了,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,天地之间只有柳柳和林修的存在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终于放开了柳柳,柳柳因缺氧,呼吸有些急促,胸脯上下起伏的厉害,嫣红的嘴变的艳红起来,眼里更如饱含秋水一般的明媚闪烁,楚楚动人。林修看的痴了,“小妖精,我要被你迷死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热恋中的男女总是会觉得时间不够用的,不觉已经很晚了。林修送柳柳回家。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,他目送着柳柳上楼。看到柳柳在窗户向他挥手了,他才离开。
                坐在自己的梳妆镜前,柳柳看见一个明媚动人的女子,脸含娇羞,望着自己。
                门开了,依然斜倚在门边,“春心荡漾的小女子,看来你已经彻底坠入情网了。”依然依旧是调侃的语气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他今天吻我了。”柳柳的双眼似雾似幻,春色无边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呵呵,”依然轻笑出声,“不切实际的小女孩。我要睡觉了,你没事也早点睡吧。保持你的美丽,男人会更动心。”依然说完走了出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工作,这个词在柳柳脑海里闪过,柳柳才记起来,总经理交给自己的任务。从梦幻中冲出来的柳柳,急忙扑向电脑,打开浏览起来,查找必要的东西。柳柳这才发现,经理实在给她出了难题。抱着笔记本,柳柳想:看来有的忙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白天像不知疲惫的骆驼一样忙个不停,晚上就和林修一起享受浪漫时光。就这样过了四天。
                第五天,柳柳又被经理叫进了办公室,经理详细问了柳柳策划的进展,柳柳是很认真的人,她把对手的资料调查的很仔细,也许初生牛犊不怕虎,柳柳的策划大胆创新,经理是很满意的,现在只需要把一切形成具体的文字就可以了。经理当场向柳柳承诺,这个case拿下之后就给柳柳加薪。末了,经理无意问了柳柳一句:“柳柳,最近在谈恋爱拉。看来爱情的力量就是伟大,看你做事那么认真还可以保持的那么漂亮,你们年轻人的世界啊。我们老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心里充满了甜蜜,暗暗问自己,难道我表现的那么有那么明显吗?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这个傻丫头,缘分到了,就要好好把握啊。”经理今天表现的象个父亲,柳柳心里想。是哦,很久没和父母打电话了,等忙完这件事。应该请假回家看看了。可以带上他吗?
                经理又说话了:“柳柳,记得策划做好后,e-mail 给我,我的专用油箱,你知道的那个。明天下午就要用的,不要耽误。好了,你先去忙吧,也不要冷落男朋友哦。”柳柳看看经理。分明看见了经理脸上闪过一丝诡异。柳柳摇摇自己的头,出了经理的办公室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走向自己的办公桌,在电脑前忙碌起来,资料实在太多,一时难以整理的完全,到下班的时候还没做好。柳柳知道林修肯定在楼下等自己了。要不今天就不去约会了,做完才回家好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各位同事,今天公司会餐,大家一起去吧。”经理出来宣布,“柳柳,一起走吧。”经理点名了。柳柳苦笑一下,“经理,我就不去了吧。我的事还没做完啊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经理似乎明白了什么,一笑说:“对了,我们的柳柳有人等呢,那你快去吧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觉得很奇怪,经理明明知道她指的不是这件事,而是因为那个策划案子,为什么还这样说呢?
                同事们起哄起来,柳柳有些不自然,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,准备下班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已经来了,在楼下等着柳柳。看见林修,柳柳觉得自己像是被幸福牢牢裹着,说不出的甜蜜和开心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张开双臂,扑向林修,林修把柳柳抱了满怀。“小妖精,今晚去我家吧。”自从那天开始,林修一直叫柳柳小妖精,柳柳并不反对,她觉得这个词充满爱意和浪漫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的话,并没有暗示什么。柳柳却不自觉的烧红了耳根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就这样在街上把柳柳抱进了车里,柳柳的脸红的快滴下血来,她软软的身子就这样依着林修,林修啃着柳柳的耳朵,“你是个害羞的妖精,看你的脸,红的快要将我燃烧。”是谁说过,恋爱中的男女都是最好的诗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斜在副驾驶的位子上,林修帮她绑上安全带。柳柳有些意乱情迷,看着在雾气里的林修的脸,她有些迷惑了,“我们是不是进展太快了。”林修一笑,“柳柳,你想多了。”柳柳在一刹那间也看见了林修脸上划过的诡异。柳柳摇摇头,是自己眼睛看花了吧,俊雅如林修。怎么会有诡异的表情呢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看着专心开车的林修,坏坏的凑上前去一吻,“不要告诉我,你不想要我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闪过错愕的表情,“你真是我的小妖精,你不怕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不怕死的说:“我怎么会怕你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来到林修的家,柳柳讶异于家里的布置和整洁。更让人惊讶的是他的房间以蓝和白为主色调,干净,和谐,充满了浪漫温情。像希腊的小岛上,所有的房子都是白色,天花板、地板、街道全部都刷上白色的石灰,呈现苍白的调性,但天空是淡蓝的,海水是深蓝的,把白色的清凉与无瑕表现出来,这样的白,令人感到十分的自由,好像是属于大自然的一部分,令人心胸开阔,居家空间似乎像海天一色的大自然一样开阔自在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陶醉其中,在心里感激上天,赐给她这样一个好男人,不管这段爱情是天长地久还是来去匆匆,柳柳都是不后悔的。拥有过就已足够。林修让柳柳自己先坐,他去准备吃的,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坐了下来,打开随身带着的笔记本电脑,开始工作。天渐渐黑了,不时从厨房出来看看柳柳的林修体贴的为柳柳开了灯。柳柳做的很专注,很用心。没察觉到这些,就更没察觉到林修脸上不时出现的一丝丝焦急。
                就在柳柳做完一切的时候,林修叫开饭了,他来到柳柳身边,柳柳把策划书电邮给经理,点好发送。林修把柳柳报起来,“我敬业的小妖精,吃饭拉。饿坏了你,疼的是我啊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肉麻”柳柳一笑。“我关电脑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去洗手,我来关吧。”林修拍拍柳柳,柳柳爱娇的笑笑,起身去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自然为她关了电脑。
                回到桌前,柳柳已经等在那里:“看不出林修一个大男人也会做饭啊。,谁嫁给你不是有福了么?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以为林修会开玩笑的说她自己有福了,没想到的是,林修一言不发,似乎在想着什么重要的事。柳柳有些不开心,可是并没表现出来,她闷下头来吃饭。
                这时,林修的手机不知趣的响了起来,林修一震。忙按下接听键,林修的声音很低,柳柳只听见他说知道了。明白之类的话语。接着就挂了电话。
                林修抬起头对柳柳说:“柳柳,对不起,有些事要我去处理,吃完饭,我先送你回去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有些失落:“要紧吗?要不我自己回去吧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也好”林修居然答应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一赌气,饭也不吃了,回客厅抱起自己的笔记本就要走,奇怪的是一向尔雅的林修居然只在门口对柳柳说了句,小心。就回到自己的屋子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的心在翻腾,泪水一串串滴落。走到街上,打了一辆“的”往家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在家,这个女子最近都在家,也没有别的活动安排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进门时,眼睛是红红的,眼尖的依然看了个满眼。忙搂住柳柳,问是怎么拉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把晚上那怪异的感觉说给了依然听。依然听后,笑笑安慰柳柳:“也许是他遇上急事吧,一时间就疏忽了你,没关系的。明天就没事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说起明天,柳柳才想起,要参加竞标会呢。
                可是,躺在床上的柳柳无论如何也睡不着。第二天竟然发起烧来,依然请假在家照顾柳柳,并帮柳柳也向公司请了假,经理马上就同意了,叫柳柳好好休息,说公司的事不用担心。
                睡到中午,柳柳心里关心着公司竞标的事,挣扎着要起来,去看看。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不放心,对柳柳说:“你还是在家休息吧。我去帮你看。”柳柳一想,也好。依然象个姐姐一样的,她去和自己去差不多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走了,柳柳独自躺在床上,想着林修。她发了信息给他:“我病了。”可是林修那边一直没消息回来。柳柳打过去,是关机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下午,依然回来了,脸色很奇怪。有种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问依然:“怎么样了,我们公司有希望吗?”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答:“5个公司当场展示了自己的策划,不过还没有正式的结果,看的出来,你们公司和另一个公司是最有希望的,现在关键是看谁的底价给的高了。可是……”依然有些预言又止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焦急的问:“说啊,可是什么?”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叹了口气:“那家最具实力和你们竞争的公司的经理是林修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什么?”仿佛晴天里响起霹雳,扎在柳柳头顶,她整个人一下蒙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担心的看着柳柳,轻轻叫着柳柳的名字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好一阵才回神过来,依然松了口气。“不可能的,我调查过那些公司,没一家公司的经理叫林修啊。他说他是‘缘起’的老板啊。依然这怎么可能啊?柳柳有些急促的说完这些话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听了他们的介绍,说他是刚从外国回来的。昨天正式被任命为那家公司的总经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不说话了,难道林修接近她只是为了她的策划书。可是,那时经理还没将任务交给她啊。依然陪着她沉默。
                这时,柳柳的电话响了起来,柳柳一接听,是她总经理。“经理,我可能犯错误了。”柳柳的声音很低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呵呵,怎么会呢?”经理笑了起来,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根据可靠的内幕消息我们是很有希望标下这个案子的。你可是大功臣啊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心惊,经理还不知道吧。也许林修看了她的资料,记得昨天他帮他关的电脑。对了,就是他关的电脑。
                他看了自己还未删除的资料,他看见了底价,这么说,是因为我并没有利用价值了。他不在理我了。呵呵,讽刺,绝妙的讽刺。是美男计吗?
                哈哈
                哈哈
                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柳柳,你怎么不说话?”经理在问着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并未答话,掐断了电话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为什么我的心会很痛,为什么我的的呼吸如此艰难?为什么我的眼泪要不停的滴啊,滴啊,不停止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眼睛一片空芒,不在有往日的神采,人还在,魂以飞向远方,依然看着柳柳,不敢大声吸气,过了好一会儿,依然开始叫柳柳,可是,柳柳并没有反应。甚至动也不动,依然慌了,轻轻把柳柳放在床上躺好,忙打电话叫了附近一家私人诊所的医生。
                医生来了,为柳柳做了检查,依然忙问:“医生,她怎么了。没事吧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年纪看起来已经不轻的医生摇摇头,她是一时气急攻心,我想休息几天会没事的。记得不要在有什么事刺激她了。医生为柳柳开了些定神的药,再次嘱咐依然要让她静养。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点头,跟着医生去拿了药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在床上昏睡了一个星期,依然为照顾柳柳干脆把工作辞了。正好她自己借机放松自己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一个星期后的早晨,柳柳起来了。虽然很虚很虚。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已经起来了,她听到柳柳房间传来的声音。依然走进柳柳的房间,“柳柳,你终于起来了,你吓死我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依然看见柳柳起来,开心的恢复了本来面貌,“依然,辛苦你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傻吧你,我是要给自己放假。”依然依旧笑的很开心,柳柳去吃了早餐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执意要去公司,要去看看结果。对林修,柳柳已经没有当初心悸的感觉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到了公司,同事们都很开心,其实在柳柳昏睡期间,同事们也纷纷去看望过她,只是柳柳不知道而已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看见同事们也很开心,这时总经理出来了,他看见柳柳,愣了一下。接着开心的宣布:“各位,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,我们标下了那个case,接下来要看大家拉。这次我们的大功臣可是柳柳。柳柳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心惊,自己还是辞职好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进了经理的办公室,经理笑着对柳柳说:“柳柳这次你可是立了头功啊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觉得很奇怪,经理怎么老是说她立了大功。“经理,你还记得,你提过的我的那个男朋友吗?他是我们对手公司的经理啊,他接近我只是为了我们公司的竞标底价。”柳柳说出了这些,觉得心理舒服了很多。
                经理神秘的笑了:“柳柳,你很单纯,做为你的上司,我不得不说,这样很危险。做为朋友,你是个可爱的女孩,我想职场并不适合你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经理,为什么这样说?”柳柳很不解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以为只有对手公司才会派商业间谍吗?你觉得我们公司会坐以待毙吗?你以为我这个总经理真是那么好当的吗?要给一大群人发工资同意啊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还是很迷惑。
                经理继续说了下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从我把任务布置给你的哪天开始,就有人观察着你身边的一切。包括人,事。林修的突然出现,我们经过调查,我知道他是对手公司的间谍,当时我很震惊,想收回给你的任务,后来我想到了将计就计。既然他要知道我们的策划和底价,就让他知道吧。这样我会让他输的更惨。哈哈,果然他利用你,偷看你的资料,这些其实都是我意料中的事,不过没告诉你而已。”经理慢条斯理的说完这些话。柳柳的心在一次被撕裂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她没想到的是,自己在被欺骗感情的同时,也被公司利用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这个世界怎么可以这样无常。将柳柳骗了个彻彻底底,柳柳感到绝望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也许哀莫大于心死。柳柳一句话也没说,走了出去。经理笑了,笑的那么狡诈,那么阴险。
                柳柳不知道自己回到家的,她就做在窗边做了一天。
                晚上打出了辞职报告……????
                山里来了个漂亮的女孩,听说是来教书的,自愿来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讲台上的女孩,那眉目依稀就是柳柳吧。
                铅华洗净,朴实大方。
                教室里传来朗朗书声。

           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:
            上一篇:青涩恋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