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orm id='RfQZRj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RfQZRj'><sup id='RfQZRj'><div id='RfQZRj'><bdo id='RfQZRj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中国爱情故事网 -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!


           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,爱情文学句子,情感日志大全
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> 故事 > 校园爱情 > 弹指间,刹那芳华

            弹指间,刹那芳华

            来源:爱情故事 作者:dbo 时间:2008-01-21 08:00 点击: 次
            美浓一直不肯原谅我,我知道,从我们第一次见面起。那时我只有十二岁,一直认为自己生活幸福,有一个富裕绅士的爸爸,还有一位贤良温柔的妈妈。变化从那一年的五月开始,我发现妈妈开始常常地哭泣,而爸爸有很多本来不是上班的时间都见不到人,他们常常争吵,而我不知道我的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只知道我很担心他们。过多的电视剧让我觉得我的家摇摇欲坠,我是一个敏感的孩子。我的敏感让我发现了这个家要破裂的原因,那一天艳阳高照,我吃一只巧克力味道的冰淇淋走在路上,偶然的一个转头就看到了爸爸,他和一个女人坐在一家茶馆里。那个女人低低哭泣,我看到爸爸的手握住了那个女人放在桌子上的手。 
              我跑到那家茶馆的玻璃门外面,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。我想我明白了他和她有着怎样的关系,电视剧里管这样的女人叫做“狐狸精”,现在我的爸爸被一个老狐狸精勾走了魂。 
              我看着他们的时候有另一个女孩也站在门口,把目光同样投到那两个人身上。我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。她穿着一条洗掉了颜色的裙子,隐约可以看到曾经是绿色。裙摆处的蕾丝已经都抽了丝,非常的落魄。可是她长了一张在我看来是十分漂亮的脸,她眉毛极细,似是精心修理过。她的双眼细长,眼角向上轻轻一扬,就是一个完美的弧度。她的嘴唇很薄,妈妈曾经说过,那是寡情人的嘴。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寡情是什么意思,但是我觉得我喜欢她。 
              她突然走过来跟我说话,她说:你的爸爸是一个混蛋! 
              我不甘示弱:你的妈妈才是一个狐狸精! 
              我们就这样骂了起来,骂着骂着就开始动手。我比美浓胖,力气却不如她大。我们两败俱伤,她的脸被我抓烂,而我的胳膊已经无法动弹。最后我哭了起来,哭得很大声,那两位大人闻声赶到,把我们拉开。我看到美浓的妈妈抬手就打了美浓一个耳光。美浓白皙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鲜红的印记,她的头别到一边,看着马路上车来车往。然而美浓始终都没有哭,她用我听不懂的方言跟她妈妈吵架,吵着吵着她的妈妈就哭着跑开了。我被爸爸拉到了车上,爸爸递给我手绢让我擦眼泪,车开出去不久我忍不住地回头,看到美浓还站在那里,双目倔强,道不尽的忧伤。我竟然就忘记了流泪,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孩,可以在这样混乱的场合不动声色。美浓给我的第一个印象,就是坚强。我一眼就感觉出,她是穷人家的孩子,吃苦受累,饱受欺辱。可是她精神不败,她立在那里,任谁也不能够打倒。 
              后来我升入本市最好的中学,全都是凭借着爸爸的关系和钱,然后我发现,美浓也在那所中学里,比我大一届。某一天我看到爸爸的车停在学校外面,我奔过去的时候才看到车里坐着美浓,爸爸替她把凌乱的刘海别到耳朵后面。美浓却不领情,仍旧是一副倔强的表情,定定地看着前方,不看爸爸。我心生嫉妒,却只是在那里看着。爸爸拿出一些钱要给美浓,美浓推开,跑下车。我们再一次地面对面,眼中都喷出火。但我们都没有说话,彼此用眼神争斗了几秒后她走开。那一刻我发誓,我一定要和美浓斗争到底。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美浓是学校里的名人,她成绩优异到了极点,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,且超过第二名起码三十以上的分数。她是学生会会长,还是文学社里的才女,几乎每个月都有文章发表。可是传说她很骄傲,不搭理人,她甚至会因为一道题的解法而跟老师争吵。相比之下我就逊色了许多,我的成绩始终在班级的二十名前后徘徊。然而因为美浓,我开始努力,我申请加入学生会,开始学写文章。我请了家教,我还开始学习弹钢琴。大家都看得出来,我和美浓算是势不两立。学生会的活动,我的意见总是要和美浓相反。某一次关于中学生应不应该打扮的辩论会,美浓在反方,说应以学习为重。我立刻就站起来说:爱美之心人皆有,适当的打扮有利于市容。我甚至话中有话地说:起码我们年轻,我们应该展示自己的色彩,不要只穿黑色衣服,让人家以为是懒得洗衣服。 
              大家笑了起来,因为美浓当时就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。美浓却不慌不乱,她说:你若真关心时尚,就该知道黑色是经典之色,它永远不过时,而且它的包容性最强。 
              一句话说得我哑口无言,最后到底是美浓一方胜出,美浓同时夺得最佳辩手称号。比赛结束美浓翩然坐下,面带轻浅微笑。我是不服输给她的,但是同时我明白,美浓的气质是我比不来的。 
              高中我们仍是同一所学校,那时美浓已经放弃了任何活动,安心学习。每星期的学校大会校长都会点她的名字,她又获得这样那样的奖。于是高二那一年她被保送到某知名大学,在大家羡慕或者嫉妒的目光中离开无烟战场。 
              我接替了美浓,成为学生会会长文学社社长,我的成绩逐渐上升,可是每次都不如美浓当年留下来的记录。我的师长们提起美浓,都说:她将来是要做大事的,她有成为名人的潜力。我是信的。 
              我和美浓的竞争并没有停止,学习之余我一直在写文章,美浓的文章发表在哪家刊物上,那么下一期肯定也会有我的文章。有时候她的文章就在我之前或者之后,我潜心读她的每一个字,暗暗叫好。我有时候想,在我看她文章的时候,她是不是也在看我的文章呢? 
              没有美浓的学校是寂寞的,升入高三那一年我开始消沉,成绩时起时落,老师的谆谆教导在我看来都不如美浓的轻蔑一瞥有用。我想念美浓,我也终于明白,这么多年我的辉煌成绩是离不开美浓的,就像某伟人说过的话:没有对手的英雄是孤独的。 
              一年后我还是成功地考取了美浓所在的学校,那时美浓越发风云,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几乎认不出来。她穿着黑色的小吊带背心,外面套一件镂空的灰色毛衣。头发随意地挽起,耳朵上镶着细小碎钻。她走路飞快,目不斜视,身后跟着一大班优秀或者不优秀,英俊或者不英俊初长成男子。我不常见美浓的,但每一次见到她都会惊艳,二十岁出头的美浓,身上散发着迷人的暗香。 
              美浓读的是当时最热门的法律系,而我不肯放弃优势所以选择了最普遍的中文系。我与美浓不常见到,无心向学,每日时间都花在购物打扮上。我也变得美丽,一夜花都开好,我的身边也出现了各种男生。我择一白衣少年,眉目清晰,温柔体贴。 
              我以为,我和美浓的战争,就此罢休。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我几乎是最后一个发现我的男朋友爱上美浓的人,有人说他给她写情书我是一直不信的,可是当美浓把那三张纸甩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不得不信。每一张,都有切切殷情,每一字,都饱含深爱。我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,美浓站我面前,递一张面纸过来。我不接,我狠狠地说:你跟你的妈妈一样,都是一个狐狸精。 
              她淡淡地笑,说:你什么都不懂,我妈妈与你爸爸,什么也没有。若有,这么些年,也该了结。 
              我抬头看她,她又说:其实你也不爱他,你只是不肯败于我。可就算是你胜了,又如何?你觉得你幸福吗? 
              她说完走开,我看着她的背影消失,终于肯承认,我跟美浓,根本就比不起。她气势凌人,凡夫俗子,如我,难与她共登雅堂。 
              美浓说的是对的,我的家庭在混乱了两年之后又恢复平静,夫妻恩爱,似是要平淡一生的。 
              然而又出了事,医生在爸爸的身体里发现了癌细胞,是晚期。家里为了不打扰我的学习,一直不肯告诉我。直到爸爸不得不住院,家里再拿不出学费,妈妈才肯告诉我这一切。那一日下了急雨,我走在路上,混身湿透,然后终于是忍不住哭了起来。 
              突然的一片晴空,我抬头,但见美浓。她撑一把淡灰色伞,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我说:这是我上高中时候你爸爸给我的钱,现在全都还给你。从此,我们两家不再相欠了。 
              她说罢就离开,我跑到医院问爸爸: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 
              爸爸将十年前的事情一一道出,原来,那年爸爸酒后驾车,撞死了美浓的爸爸。当时并没有目击证人,所以没有人能判爸爸的罪。但爸爸始终是良心不安,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对美浓家呵护照顾。 
              我终于明白,为何美浓不肯原谅爸爸,也明白,为何美浓要选择法律系。 
              我知道真相后立刻去找美浓,却得知,美浓申请了去美国留学,已经联系好了学校。下个月,她就要离开这里。 
              我和美浓冰释前嫌,到一酒吧里喝啤酒。我们均是三杯就醉,美浓给我讲她这些年来辛劳,讲她如何承受丧父之痛,讲她如何在学习之余写文章赚稿费。听着听着我就哭了起来,这么些年,我们完全可以做很好的朋友,可是却因为我的误会,我们要针锋相对。我跟美浓说对不起,美浓却只是笑。我抬头看她,她目光盈盈,我知道,我们这么多年的仇怨,终于一刹化开。 
              美浓临走前的几天,特意来医院看爸爸。我们三个人在医院里说了一下午的话,天黑时她要离开,走到门口又回头,轻声说:爸爸,好好养病。爸爸的眼泪在瞬间如雨下。 
              美浓走后我继续生活,努力地学习写作,钢琴也已经考过了九级,去给爸爸曾经一个朋友的女儿做家教。那小女生有一小小好朋友,每天都在一起吃饭写字。我看着她们手拉着手走路,连上厕所都要一起去,心想:我和美浓的感情,要比形影不离深出了多少倍。 
              爸爸最终还是离开了我和妈妈,我担负起家里所有的责任,走起了美浓当年走过的路。 
              路,真的还有很长。然而一辈子是很快的,不过弹指间,刹那芳华。

           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