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form id='RfQZRj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RfQZRj'><sup id='RfQZRj'><div id='RfQZRj'><bdo id='RfQZRj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• 中国爱情故事网 - 您身边的爱情文学分享平台!


            每日提供爱情故事,爱情文学句子,情感日志大全
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> 故事 > 网络爱情故事 > 视频激情,离间了我和老公

            视频激情,离间了我和老公

            来源:爱情故事 作者:dbo 时间:2009-03-23 08:00 点击: 次

              昨晚睡觉前我们又吵架了,还是为了他和别的女人视频那件事。都说小别胜新婚,自从发现他和别的女人视频以来,他每次从上海回家休假,就成了我们的集中吵架日。

              我说你碰我干吗?家里电脑上也有摄像头,你还是找那些野女人视频去吧。

              他说,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,那是网上游戏,不是真的。人的器官不用则废,我两三个月才能回来一次,我再不视频发泄发泄,早晚非把我憋坏了不可,到时你就守活寡吧!

              就他的身体不用则废吗?我不也承受着同样的寂寞和煎熬吗?再说,他既然能无所顾忌地和别的女人这样,谁又能证明他没有把视频发展成现实中的关系?反正我们两地分居,他就是夜不归宿我也不知道;他就是带了别的女人到他床上夜夜笙歌,我同样无法知道!

              他说他受够了我的无理取闹,他说我再这样下去非弄得他ED了不可。悻悻地下了床,他索性抱起被子去书房,把我一个人晾在那里。平常我们遥隔千里,要吵架还得花通讯费,有时你刚在电话里发作,他那头不耐烦地说句“就这样吧”就把电话挂了,简直让你抓狂,只能拿手机短信轰炸他,但也像雨点落在沙滩上。现在他好不容易回来了,还不让我把积压在心里的话痛快地说出来,不肯和我好好沟通。

              更过分地是,今天一大早,他竟然收拾好东西提前结束休假回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看着空荡荡的家,我真是欲哭无泪。他这一走,怎么也得两三个月才能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虽然一想起他可能又在和网上哪个女人视频我就生气,可我还是盼他回家。他回来了,家里才热闹,才像个完整的家,我做菜做饭也才有兴致。他这次回来之前,我还一再提醒自己,千万别再提视频这事,要温柔待他。为此,我特意去买了性感的内衣。但真到了床上,想起他和别的女人的种种丑态,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              不是我非要纠缠个没完没了。我就是想让他彻底明白我对这事的态度,想让他认识到这事对我的伤害,别再和别的女人视频了。我怕他一旦接触“视频性爱”,难以抵挡它的诱惑而沉溺于此。视频做爱,到底不是看三级片,视频的对象,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,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把虚拟时空的性爱战火从网上烧到网下?

              儿子正上初一,他也曾向我无数次保证过再也不沉迷电脑游戏了,我也曾恩威并施过,可至今儿子还是避开我就玩个没完没了。老公和别的女人视频也会上瘾的,我们两地分居,他多自由,连避着我都不用!

             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他到上海后给我发的第一条短信竟然是:“你这么不依不饶,是不是你自己和别的男人视频做贼心虚?”

              我差点没气疯!

              半个小时后我接连收到他发来的8条短信,全是解释和道歉。但是晚了,正所谓覆水难收,我怎么能当他从来都没有说过?

              “他常玩笑似地说:咱们离得这么远,只能革命靠自觉了。无奈得什么似的,当然他希望那个自觉的人是我。”子檬嘲讽地一笑,“虽然他自己在网上花心别的女人,在陌生的MM中间流连,却总是怕我也像那些MM一样和陌生男人在网上聊天,怕我和别的男人视频,当然,更怕我和身边的男人出轨。”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也许,当初我们根本就不该视频温柔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他调去上海不久,为了排遣思念,我们就相约在各自的电脑上装了摄像头,利用晚上时间上网通过QQ视频聊天。开头电脑放在客厅里,那样,我在家里和孩子吃饭时,也能看到他一个人吃饭的样子,我买了什么好看的衣服,也会在厅里穿给他看,用他的话说,就连我批评孩子,他也能通过视频看到我“凶神恶煞的样子”。因为有了视频,一家人虽然分居两处,照样可以这么亲近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不久,他就不满足了,他一再劝说我在卧室的电脑里也装上摄像头,他想视频亲吻视频温柔。虽然当初装摄像头时他就这么提议过,说有视频就可以像别人那样远程做爱了,但真要这么做,我还是顾虑重重。

              我担心网络不安全,会走光,留下祸根;也担心他被勾起了心思去找身边别的女人乱来;而且,当着别人的面(虽然这个人是我的丈夫)在电脑屏幕上做三级片里的动作,我总觉得颠覆形象。纵使是夫妻,我觉得也还是别那么赤裸裸地展现动物的一面为好,那真地太不美好,甚至于是丑态。

              最初那段时间里,我们只是整夜开着电脑,让摄像头对着各自的床,一觉醒来,一睁眼就看到对方在电脑里的睡姿,就像对方真的睡在自己身边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视频温柔,是他去上海两个月后的一个晚上,外面下着雨,我们打开了视频,他央求我和他视频温柔。我说你要想表演三级片你就演吧,我反正只会观看不会配合。

              他说,“宝贝,求你了。”他在家时,每次想要我,都会这么说。他的话让我想起我们在一起时那些快乐的夜晚。

              下雨天是做爱天,以前他总是这么说。而这个雨天,为了我和孩子过上更好的日子,我的丈夫却孤身一人远在千里之外那个陌生的城市,承受着工作的压力。这样一想,心里不觉就温润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我倒了两杯红酒,对着视频向他举杯。他也倒了两杯红酒,向我举杯,就像他在家时那些情意绵绵的夜晚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酒精让我的周身温暖,也让我有了一种可以遮掩的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我脱去了睡衣,在这个雨夜为我的丈夫起舞,心里却全是不能真地和他相拥在一起的苦涩和委屈。

              看着他激情的身体,听着他火热的情话,我渐渐感觉到了一种叫做欲望的东西在身体里张牙舞爪……双方沉重的呼吸声纠缠在一起,我开始闭上眼睛,把头向椅子后仰去。在高潮到来之前,我只记得他在那种燥热中一句接一句地叫我“宝贝、宝贝”。

              事毕,大汗淋漓的他温柔地向我飞吻,他说,“谢谢你,宝贝。”就像我们以往在一起时他最后要说的一样,只不过那时他是轻轻亲吻我的唇。

              后来,我们就常常这样。虽然我还是放不开,还是觉得不自在,这种满足根本没有办法和从前的那些相亲相爱相比,但聊胜于无,让彼此的欲望可以找到一个出口。

              没想到有一次事毕,他竟然开玩笑似地说,真没想到我老婆外表斯文安静,骨子里竟是这么放荡!

              我当时就僵在了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那真是当头一棒。

              我知道我还是太不了解男人了。事实上,从那时以后,他就以工作很忙、身体很累,很少再提出和我远程做爱了。就是他偶尔提出来,我也不肯再为他脱去内衣。 “他偶尔提出视频温柔,好像也是为了我的需要、我的寂寞。”子檬哂然一笑,“我知道他的心理,他是怕我守不住会和别的男人纠缠在一起。”

              大概他自己和别的寂寞女人视频、聊天,也认准了我一定很容易被别的男人钓上钩。有时都晚上12点了,他还会突然打电话,他当然是打着关心我的旗号来查访的,他问我孩子睡了吗,问我家里都好吧?我耐心地等他说出主题,果然,兜了一大圈子,末了,他会开玩笑似地说,现在有网络真是方便多了,一些不安分的女人,坐在家里就能丰富多彩,你还年轻,也别委屈自己了。不过他准会接着说:“我完全相信我老婆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完全相信我,他完全相信一个他认为放荡的妻子?骗鬼去吧!我不免恨恨地想,既然我不这样他也要猜疑我,我还委屈自己干什么!
              说到这里,举止典雅的子檬神情黯然,难过地将眼光投向窗外。我们之间有些美好的东西已经变味。许多个晚上,我发短信给他,说我和孩子在电脑前等他,他都回复说正在应酬,不能上网,我也就只好关了电脑,心里就忍不住浮现出种种猜测。所有的猜测都指向女人,让我坐立不安。

              “想起他在和我视频模仿三级片的放荡样子,就知道他不是个能约束自己的男人。”这不屑的话刚一出口,意识到什么,子檬突然沉默。稍顷,她努力让自己从颓丧的情绪中摆脱出来,幽幽地说:“当然,他肯定也是这么看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元旦前夕,他说这几天一直忙着加班,想把工作提前干完早点回来陪我和孩子。我说好,到时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。

              至于到时他是惊喜还是惊魂,那就看他是不是个本分的男人了。我第二天就请了假,把孩子托给朋友,没给他打招呼,就突然乘飞机飞到上海。

              早在我起疑的时候,我就配了他在上海寓所的钥匙。为了使我的此举更像是给他一个意外惊喜,我带了不少他爱吃的东西。然后,我找了一个离他寓所很近的宾馆住下静等天黑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十点,我给他寓所打去电话,我说孩子刚睡,我正在看电视。他说,你早点睡吧,我正在赶工作呢。我笑着说,你很久没吃我做的夜宵了吧,要不我现在打车给你送去?他说好啊,我可等着啊。

              我就用这样的方式给他打了招呼,并且确定他正在寓所里。

              我屏住呼吸,轻轻用钥匙将门打开,蹑手蹑脚地走向亮着灯的房间。快走到门口时突然听到一连声急切的“宝贝、宝贝”,一幅我从前在视频上看过的画面,赫然赤裸地铺陈在眼前,那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丑恶画面。

              我突然的闯入,让他停止动作面如死灰,电脑屏幕上,一个半裸上身的女人对这一切浑然不觉,还在自我抚摸自我沉醉……

              这个平时道貌岸然的男人!

              我从此听不得他叫我“宝贝”。

              那晚的突击检查,成了我们婚姻永远的硬伤。

              现在想想,我真后悔去了上海,证实了自己的猜测,又能怎么样?自己只会更生气,更不放心他,更难过;而他呢,让我撞破了他不想让我看到的一面,只会觉得我阴险,只会恼羞成怒,甚至破罐破摔。

              每次为这事吵架,他都要辩解:我又没和她产生实质的接触,关了电脑,这辈子也许八竿子都打不到,我看看怎么了?网上的游戏你怎么也这么在意!

              你说,像他这样性爱分离的放荡男人,一旦沉迷在和陌生女人的视频做爱中,还会约束自己的欲望对婚姻忠实吗?

              面对一个远在千里的丈夫,我的劝阻,真像面对玩电子游戏成瘾的儿子一样无能为力。

              视频性爱的出现,是一次性的最新自助餐宴,专家们把它定义为“网恋的极端形式”或者“自慰的最新方式”。不过陌生男女间的“视频性爱”,最忌讳的就是发展到肉体的真实接触。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:
            上一篇:修补爱情